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国际妇女节,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女性都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不断做着重要贡献,在航天领域也是如此。今天,我们就对国内外航天史上几位著名的女性进行简单的介绍。

➜人类历史上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性

1937年出生的瓦莲京娜·弗拉基米罗夫娜·捷列什科娃是世界第一名飞上太空的女宇航员。 


1961年,苏联的尤里·加加林飞上太空,成为世界上第一名宇航员,而此时的捷列什科娃还只是一名纺织厂女工。她和航空俱乐部的女友们一起联名给有关部门写了一封信,强调男女平等,并呼吁派一位女子登上太空。不可思议的是,不久之后,姑娘们都被邀请去莫斯科参加集合了全国各地姑娘的航天员选拔。经过3个月的层层筛选,捷列什科娃被选中,并经历了严酷的训练,终于迎来了女性航天员最伟大的时刻。

1963年,捷列什科娃搭乘“东方6号”太空飞船成功进入太空,绕地球48圈,而且是独自一人进入太空,手动操纵飞船,然后跳伞着陆。 世界第一位女航天员的头衔给捷列什科娃带来众多荣誉,她被誉为“民族英雄”、“世纪女性”,曾获联合国和平金奖、列宁勋章等,月球背面还有一座环形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捷列什科娃将毕生奉献给航天事业,76岁高龄时还表示已经准备好赴火星探险。

➜首位在太空行走的女宇航员


尽管苏联的斯韦特兰娜·萨维茨卡娅是世界第二名女宇航员,但她却是第一位出舱进行太空行走的女宇航员。

1975年,她就打破了美国女飞行员扎克琳·科克兰保持的飞行速度世界纪录。1977年,她驾驶E-133飞机飞至21209.90米的高空,创下水平飞行最大高度的世界纪录,并保持至今。从1980年起,她被挑选调入苏联宇航员中队,进入航天领域。

她曾参与两次礼炮七号空间站任务。1984年7月25日,萨维茨卡娅离开礼炮七号空间站,进行为时3小时的舱外活动,完成任务后平安回到太空舱,成为首位完成太空行走的女性航天员。

➜哈勃太空望远镜之母


2018年去世的南希·罗曼曾经是NASA首屈一指的科学家,并因为其在领域中的贡献而被称为“哈勃太空望远镜之母”。

1959到1979年间,罗曼在NASA担任太空科学处首席天文学家,并且是首位在NASA担任行政主管职务的女性。她负责执行包括宇宙背景探测和哈勃空间望远镜等在内的数个天文卫星计划。在哈勃计划开始之初,罗曼曾为了其概念的推广和资金筹措四处奔走。 尽管哈勃太空望远镜是在她退休后11年才得以发射成功,但她的贡献之于整个计划意义仍非同一般。 

➜我国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性航天员

2012年6月16日,神舟九号顺利升空,刘洋成为第一位飞天的中国女航天员,同时也是世界第57名女宇航员。

刘洋在成为航天员之前是一名空军飞行员,曾考入空军长春飞行学院,是建国以来空军在河南招收的首批女飞行员之一。2010年,她从15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正式成为中国第二批航天员。

2012年6月16日,神舟九号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发射升空,6月18日与天宫一号实施自动交会对接,这是中国实施的首次载人空间交会对接。刘洋与景海鹏、刘旺一起搭乘神舟九号飞船,她成为中国第一位进入太空的女性航天员。 


➜我国航天飞行控制中心首位女性总调度

前几天,#天问一号成功进入火星停泊轨道#的消息炸上了热搜,而跟着天问一号冲上热搜的,还有一位90后姑娘。

可以说,天问一号推开了我国行星探测的大门,通过一次发射,将实现火星环绕、着陆、巡视,是世界首创,也是我国真正意义上的首次深空探测。

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有一位又飒又酷的90后女孩,正在沉重冷静、铿锵有力地指挥着天问一号的运行,同时对全国许多站点进行着严肃的指挥与命令下达,她就是鲍硕。


鲍硕,是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北京总调度,也是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40年来首位女性总调度,我们熟知的“天问一号”和“嫦娥五号”,都要听她的。


“各号注意,我是北京!”

“各号注意,我是北京。后续工作按正常飞控计划实施。”

“各号注意,我是北京。本次任务正常结束。”

面对这份酷酷的工作,鲍硕却表示这背后有着巨大的责任和压力,自己的每一步动作、每一种号令,都有可能影响着航天器的安全。稍有不慎,则可能全盘皆输,先前做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为了胜任这个职位,为了自己的航天梦想,她可以对自己有多狠?


– 提前30天调整作息,每天只睡3小时,连续20小时不吃不睡不喝水。

– 女版钢铁侠,一进飞控大厅,立马变了一个人。

– 为了专注于工作,可以长达两个月跟家里没联系。

– 自律到极致,每天五点起床晨跑,始终保持与工作匹配的体能标准。


人们羡慕她对着航天器发号施令的光荣工作,也赞美她工作时的应变能力、敏捷度和专注力,更佩服她为了工作和梦想,而逼着自己不断前进和自律的满满斗志。年龄、性别,从来不是他们界定职业和成就的标尺。作为女儿身,同样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拼出羡煞众人的未来,赢得精彩纷呈的漂亮人生。

➜NASA最强的“人肉计算机”


2020年2月24 日,美国宇航局的传奇科学家凯瑟琳·约翰逊逝世,享年 101 岁。如果只听这个名字,或许你会感到陌生。但如果你看过曾被奥斯卡提名最佳影片的电影《隐藏人物》——里面NASA女英雄的原型正是凯瑟琳。不过,凯瑟琳的人生比电影还要传奇得多:

她出生在一个非裔美国人家庭,小学跳级,10岁上高中,14岁考入西弗吉尼亚州立大学,攻读数学专业。教授为她专门开设解析几何学——她是这门课唯一的学生。18岁,她获得数学法语的双学士学位。1953年她加入NASA,成为最强的“人肉计算机”。美国首次载人飞行的飞船轨迹是由她计算的;“水星计划”的发射窗口和故障导航图是由她绘制的;阿波罗11号的登月轨道是由她手算的;阿波罗13号登月失败,返回地球的路线也是根据她的计算设置的……

NASA 在缅怀她的文字中写到,“她用其非凡的研究帮助我们的国家拓宽了对于宇宙的认识,同时也为女性和有色族裔探索宇宙的事业打开了大门。” 非裔、女性、数学、阶层……凯瑟琳的身上套着重重偏见和歧视的枷锁,但她从不在乎。她说,女性能在宇航局工作,不是因为我们穿裙子,而是因为我们戴眼镜。

她在NASA三十多年的工作经历算不上一帆风顺,但在回顾这段岁月时,她这样说:我很喜欢我的工作,我也非常喜欢那些星星,还有太阳系。这份工作于我而言是莫大的享受。

让我们一起铭记和感谢所有女性航天工作者曾经和正在做出的贡献,祝大家节日快乐!